何子英:变的是时代,不变的是敬畏之心

作者:月牙 发表于2020-09-14 07:54:32 来源:月牙作文网

原创 访谈者 生活周刊 收录于话题#上海访谈16个

何子英:变的是时代,不变的是敬畏之心

何子英
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,评论家、资深文学编审,现任长江文艺杂志社主编,兼任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湖北省期刊协会常务理事。
已从事文学编辑工作33年,主持执编刊物曾连续6届获湖北省优秀期刊奖、出版印刷奖,年度中文期刊网络传播海外阅读TOP100期刊;2012年参与《长江文艺》的改版工作,完成了《长江文艺》的华丽转身,刊物转载率大幅度提升,影响力扩大,推出的叶兆言、裘山山、胡学文、徐则臣等人的作品分获《小说月报》百花奖;主编《长江文艺》于2018年再次进入全国中文核心期刊,推出的宁夏回族青年作家马金莲的小说《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》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。
曾获湖北出版政府奖编辑奖,湖北省期刊优秀编辑,湖北文学奖优秀编辑奖,以及中国期刊协会“从事出版工作30周年”荣誉证书。个人发表论文50多篇,出版有传记《梁思成》等。
何子英的父亲是一位中学老师,他在何子英上中学的时候,就订了一份《长江文艺》给她。没有想到的是,何子英大学毕业正好被分配到了这份杂志。何子英那时一心想当翻译,懵懵懂懂报考了武汉大学,而且是外文系英语专业,但拿到录取通知书,打开一看是中文系,她不禁涌起一种宿命感。
进入《长江文艺》以后,一干就是33年,从编辑做到主编,主持原创和选刊两本杂志。她跑农村,进北京,想尽一切办法向大家约稿,包括陈忠实、周大新、毕淑敏等,体验到了替人做嫁衣的快乐,同时也体会到了这份工作的艰辛。
何子英表示,如果不是在文学杂志当编辑,她也许会特别想去尝试当作家,但是距离文学太近之后,当作家的欲望降低了,作家头上的光环没有那么耀眼了,对文学的敬畏感更强烈了。
本期焦点人物 何子英
青年报记者 李清川 陈仓

何子英:变的是时代,不变的是敬畏之心

何子英:变的是时代,不变的是敬畏之心

何子英:变的是时代,不变的是敬畏之心

1
读中学的时候,
父亲订了一份《长江文艺》给我,
我大学毕业又分配到《长江文艺》,
不禁涌起一种宿命感。
青年报:何主编,非常巧妙,《长江文艺》创刊于1949年6月,我们《青年报》创刊于1949年6月10日,同年同月“出生”,算不算是一种缘分?
何子英:我们两家报刊的创办,正值解放战争即将取得全面胜利的前夕,当时中共中央中原局决定创办一份文学期刊,《长江文艺》就在郑州诞生了,后来随大军南下,扎根武汉。1953年中南作协成立,《长江文艺》作为中南作协的机关刊物,联系中南六省二市和第四野战军,成为影响全国的重要文学期刊。我想《青年报》大概也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诞生的吧。它们都是应运而生,是时代的产物。
武汉和上海都是中国革命的重镇,云集着大批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,在地理上又都是长江沿岸城市,水陆交通便利,商业繁荣,辐射地域广阔。武汉有江湖豪气形成著名的码头文化,而上海更具有开放性和包容性,形成海派文化。这些为期刊和报纸的生长发展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人文和自然环境。
青年报:你的名字中有个“子”字,这其实透露出了某种信息或者是某种符号,可以看出起名字的人有着很浓厚的传统文化功底。这名字是你父母起的吧?你的父母对你的人生有什么重大影响吗?
何子英:我的名字是我父亲给起的,好像比较中性化吧。按家族辈分,我本来是“新”字辈。我们是个大家族,同辈人多,父亲说按辈分不好起名字,想改个样。我父亲大半生都是中学老师,他大概也有一个文学梦,曾经声称退休以后要写小说。所以在我读中学的时候,他给我订了一份《中国青年报》和一份文学杂志,这份文学杂志就是《长江文艺》。几年之后,当我大学毕业分配到《长江文艺》工作,想起当初父亲为我订阅的那份杂志,不禁涌起一种宿命感。
我的父母一个是教师,一个是医生,他们平时工作都特别忙,对孩子不算严厉,但是要求特别高,嘴巴里常常是别人家的孩子怎么怎么样好,所以我从小感觉到父母那种无形的压力,就比较自律,做人做事都特别认真,追求完美主义。这个其实对个性是一种压抑。

上一篇:问道手游 每周探案缉拿山贼完成攻略 一起来看看吧


下一篇:听大家怎么说,启辰D50和艾瑞泽5口碑大PK